Skip to content

GFW的经济帐

Written by

Dejun Wei

GFW此物的存在所引致的社会历史意义相信终将会有公正的评判,这里且不去多费口舌进行评说,倒是从经济意义上算个帐恐怕也对进一步理解这个问题有帮助。

众所周知,GFW项目是现政府耗巨资研究、开发、兴建和维护的一个重大技术工程,其目的在于对其统治范围下的人民访问互联网施加若干限制,避免人民访问和获得他们认为其不应该了解的内容和信息。这个巨资来自于哪里?当然是财政,而财政的钱当然又来自于全体纳税人(虽然在某些团体内部未必认可这一说法)。那么这笔钱究竟有多少?按照惯例,这个是不会让我们知道的。所以,我想以自己的方法来算一算这个项目的成本和收益。

成本方面包括两块:一块是显性的项目财务成本,另外一块则是社会损失的机会成本。既然显性的财务成本不可能公开,而社会损失的机会成本我们则可以基于统计学的方法有一个大致的估计(所谓损失的机会成本可以用互联网使用者用以突破GFW所耗费的投入来衡量),基于GFW本质上是一种对抗性/防御性项目,可以将这两块成本分别理解为对抗双方的投入,因此其之间应该根据一般的投入价值关系存在一定的对应关系,即政府在GFW项目上的显性投入成本应该不低于全社会互联网用户损失的机会成本(至少目前,局面显然是GFW占绝对优势)。

按照一些普遍用户的应对GFW的投入案例来看,平均一个用户投入的时间应该不低于8个小时/年(由于GFW的攻守互动,即使熟练用户也需要不断变更寻找新的解决防范),才能找到合理可行的解决方案,而维持这一解决方案的年财务成本保守以200元估计。根据最新的第30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2年6月底,中国网民数量达到5.38亿,我们假设其中1%的用户采取了投入以应对GFW,则相应的用户数量为538万,再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2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总收入为26959元,换算成为小时对应的则为13.43元/小时(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年工作日为251天计算),因此对应的年度互联网用户的机会成本约为16.54亿元。(事实上,由于中国互联网用户分布的差异以及突破GFW用户的分布特点,和中国城乡收入差异的实际情况,上述机会成本的计算显然是明显低估的一个数值)

接上述分析逻辑,那么对应的GFW项目中政府的显性支出显然要大于上述其攻守对象的机会成本才能维持其优势地位,我们简单取一个整数为20亿元,由于众所周知的现政府的运行机制,财政支出具有显著的漏损效应,结合一般社会特别是科研领域的运行模式分析,我们假设的漏损率为80%(或许看上去有点高,但估计反对的人应该也不会太多),那么对应的财政实际支出应该为100亿元左右。

综上两项成本,整个社会一年为GFW付出的总成本即为116.54亿元左右,当然这些钱全部都得由纳税人们来承担。那么收益呢?对整个社会而言,显然是净损失。这不禁让人联想起来那个著名的经济学家吃狗屎的笑话,所不同的是,那个故事里,经济学家吃狗屎是在获得报酬情况下的自愿行为,并且创造了GDP :),而在GFW的故事里,互联网用户是在有人拿枪指指着的情况下被迫吃下狗屎,并且吃完了还要自掏腰包付费,因为都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Previous article

热力学第二定律与开放社会

Next article

生态系统构建能力是未来一流企业商业竞争的核心

Join the discuss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