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的课堂上经常会流传着“一流企业卖标准,二流企业卖品牌,三流企业卖产品”这样的警句,于是乎我们看到一批又一批或大或小的中国企业都号称自己在制定或参与制定标准,至少也是知名品牌企业,虽然事实上依我看来大部分企业连卖产品这一件事都还做得不够格。且不说课堂上的这种总结是不是真的有道理,但是在目前中国的商业环境和语境中,对于品牌和标准实在是有太多的误解,譬如很多人认为品牌就是一个好听好看的名字和包装、大量的广告投入、投机性的事件营销,而忽略了品牌更多是企业对自己提供的产品或服务向客户和市场所作出的一种承诺!当然,这个话题不是今天要讨论的内容,且接着上述话题,谈谈我所认为的一流企业究竟是卖什么的。

首先,卖标准是不是就一定是一流企业这件事,我看未必,至少在移动通信领域3G国际标准中就有TD,但不可否认这个标准的制定者不但连一流企业的位子都没混上,似乎还混得很不好。毕竟标准之间也会有竞争,标准也需要不断更新。而观之当今世界企业丛林,以科技企业Google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企业通过构建企业生态系统所形成的突出行业地位和竞争优势的一种新型竞争策略或者模式,在我看来应该是当下时代真正的一流企业经营的核心所在。

对于生态系统,维基上面给出了很好的解释:生态系统是指在一个特定环境内,其间的所有生物和此一环境的统称。此特定环境里的非生物因子(如空气、水、土壤等)与其间的生物之间具交互作用,不断地进行物质和能量的交换,并借由物质流和能量流的连接,而形成一个整体(系统),即称此为生态系统或生态系。可见生态系统的核心是其间个体之间的交互所形成的物质和能量的交换。而对于企业生态系统,当前比较主流的定义应该是指由一个核心主导公司与一些数目极大、遍布各产业独立经营,但技术上依附于核心主导公司的所谓利基公司(Niche Firms),从而所形成的一个松散但共存共荣、互相依赖生存的一个网络体系。正如下图Google公司所建立的Android生态系统:

Android_Ecosystem1

但是在这个Android的生态系统中,三星公司的崛起并不完全符合上述这个企业生态系统的传统定义,这也让我们认识不能以一种狭隘的、偏执的眼光来看待生态系统中各个主体的相互关系,而更多地应该以“交互、物质和能量的交换”这一原则来定义生态系统中不同主体的地位和关系,也许这也正是生态系统这一概念的真正魅力所在,它具有自我演化性。

毋庸讳言,Google是一家我真正尊敬的公司,它在促进人类进步和自由方面起到了无可争议的作用,在此之前有相似贡献的应属微软(当然历史上不同的阶段也都涌现过若干同等值得尊重的公司),虽然以Facebook和Twitter为代表的社交网络很有可能取代Google成为下一个时代的弄潮儿,但是其在商业策略方面所构建的生态系统模式无疑是这个时代商业竞争的一流企业典范(事实上对于Google而言不仅仅是Android生态系统,其无人驾驶汽车、眼镜等产品的布局和发展与其当前的核心网络业务之间也基本是遵循一个大的生态系统的模式在发展)。

为什么会出现生态系统竞争模式?

在我看来,企业的本质是具有以创新为核心的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通过组织不同的生产要素(资源),通过提供产品或者服务的形式来满足各种社会需求,从而创造社会价值并相应获得企业经济回报的这样一个过程。而由于生产要素或者资源具有稀缺性和专有性,因此在这个企业家组织的过程中就会产生边界,而边界就决定了一般意义上所讲的企业规模。为什么会有这个边界?因为当超过了这个边界,企业家组织生产要素的成本会超过其边际收益,从而不具有经济意义。

传统意义上来讲,企业家就是在这个边界内部通过组织各种要素进行产品或服务的生产和提供,因为在企业规模边界内部,企业家的组织和协作成本低于边际收益,因而能够创造利润。一般来讲,随着组织规模的扩大,内部协作成本也会不断加大并趋向于边界外的外部协作成本。而协作成本(内部或外部)本身则主要受到以下几个因素的影响:

1)技术,随著技术进步,多种生产要素的协作成本不断在降低(如通讯技术、运输技术的显著效应);

2)组织管理水平,管理水平的提升同样会大幅降低协作成本,如流水线生产组织方式的发明从而导致诞生了现代规模化工业的出现(目前这个时代最需要突破的恐怕就是针对以人力资本为主要对象的管理技术,届时企业组织形态恐怕又将出现巨大的变革);

3)法律,法律是否完善是协作(本质上也是一种交易)是否能够发生以及发生的频率的根本保障。

近些年以来,在上述三个关键影响因素方面,各个经济体都出现了非常显著的积极的变化,尤其以互联网通讯技术的发展所带来的影响最大。可以这么说,目前无论是内部协作成本还是外部协作成本都在下降,因此企业规模得以出现大幅的提升,而同时由于外部协作成本相对于内部协作成本的下降更为明显,因此外部协作的经济性也越来越显著。从而从两个方面对企业的边界产生的交互的影响,如果外部协作成本越来越经济,那么何必一味地扩大企业规模呢?正如一位物理学家所说:我们知道任何事物发展到最后和最颓废阶段的特点,就是它的庞大和臃肿。当一个人想不出如何把东西做得更好些时,他就把它搞得更大些。(相信这个道理完全适用于绝大多数的享有特权的国有和垄断性企业)

因此,通过在企业边界外部建立生态系统,将社会资源通过生态系统纳入到企业生产要素体系内来,在外部协作边际成本低于内部协作边际成本和边际收益的情况下,是可行的也是更符合经济规律的。我想这也正是类似于Google之类公司通过构建企业生态系统从而奠定自己的竞争优势的道理所在吧。

生态系统与所谓的“产业整合”有区别吗?

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会认为企业生态系统这个名词是若干年前就在中国企业界流行的“产业整合”的翻版,我也亲历过不少怀揣整合梦想的企业家们,但正如大家都知道的那样,无论是初衷如何,几乎所有的产业整合型企业到最后几乎都陷入了类似于旁氏骗局的金融游戏中去了。

当然,这并非完全是这些梦想家们的错,当下中国的法律环境、交易文化以及基础专业技术水平也都是从整个社会基础上制约这种跨出企业边界进行运作的商业模式的关键因素。

但是,我想还是必须要指出,中国企业家们所信奉的“产业整合”与“企业生态系统”模式之间还是有着一些非常重要的区别的,那就是在产业整合语境下,更多的是整合者利用被整合者的资源来发展自己的意味更浓,这不是一种平等开放的社会文化,而在生态系统语境下,正如上述定义,各个主体之间通过交互从而实现物质和能量的交换,更多地体现出了一种平等开放的社会文化,也因而更具有生命力(这也是为什么在Google构建的Android生态系统中能够产生三星的根本原因吧)。

对于我而言,这也是我所希望提倡并身体力行的“开放资本社会”的一种表现形式吧。

如何评价企业的生态系统竞争能力?

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技术、管理和法律环境的进步,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在生态系统竞争模型上有所作为(如不少互联网企业近期提出的开放平台战略)。那么我们如何评价这些企业在这方面的竞争力呢?这也许是一个需要进一步研究的课题,但我想如果以企业市值因子(反映企业包括企业边界内部协作和边界外部协作的全部产出)除资产规模和人员规模因子(这两个都是反映企业边界内部协作水平的指标),所得到的比率应该基本就是能够反映其在企业边界外部的生态系统协作方面的竞争能力了吧。

1 个评论

  1. 通告:信息网络技术进步对于商业社会的影响 | 魏德俊的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