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现有体制下“国有资产”经营者面临的两种预期及其选择问题

Written by

Dejun Wei

按照官方的说法,在我们目前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种以国有经济为主导的经济体系,因此国有资产理所当然地是这个经济体的主要组成部分。近些年来,社会各界针对国有资产存在有大量的争议和批评,更多地是针对国有资产的运营管理方面,即如何确保国有资产能够不受违法违规行为损害而持续保值增值。比较流行的批评性理论认为,国有资产运营中存在的核心问题是所有者缺位问题,该理论认为由于国有资产的所有者的国家即全民,而全民无法直接管理国有资产,所以导致所有者缺位,从而产生国有企业的经营层的内部人控制,因而导致一系列潜在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在我看来,上述理论存在诸多明显的漏洞。

首先,我们这个体制下的“国有资产”是否属于国家和全民所有是存在重大疑问的,这涉及到对“国家”这个概念的定义和认识,在一个正常体制下,国家确实应该是一个代表全体人民的契约关系,因此国有资产即为全民所有,而我们目前施行的确是一种专政体制,按照教科书上的说法,在专政体制下,国家是一个统治阶层实施统治(或者是对被统治阶层进行专政)的工具,既然是作为统治阶层的一个统治工具,这里的“国家”显然并不代表其治下的全体人民。对国家这个概念的错用是导致大多数现行体制下理论或观点争议的主要来源。因此,准确地讲,我们这个体制下的“国有资产”本质上并不是属于全体人民所有的国家资产,而是一个特殊统治阶层的私有财产。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国有资产是否保值增值,是否流失,其实是和人民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也因此,大多数围绕这个基础上的情感和争议都是自作多情而不必要的。

其次,我们的“国有资产”经营中是否真的存在所有者缺位现象也是存在重大疑问的。如上,如果认识清楚我们的“国有资产”并非全民所有而是统治阶层所有,那么甚至可以说,其所有者从来就没有缺位过。这一点,相信任何一个在国有资产体系中有过经历的人士应该都会认可,至少任何一家国有资产的人事都是由统治阶层的组织部门直接管理,人财物的管理权,资产的处分和收益权从来没有一天离开过其所有者——统治阶层的控制。当然,虽然不存在所有者缺位问题,但是需要承认,其也确实存在由于社会化分工所导致的委托代理关系,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成本。

再次,“国有资产”的评价指标首要的是否是保值增值更是存在重大疑问。由前述可知,在专政体制下,“国有资产”的存在其核心目标是统治阶层维护其统治地位的一种经济工具,主要是为统治阶层的统治提供经济来源,因此,在“国有资产”的所有者统治阶层角度而言,只要在维护其统治地位方面能够提供足够的经济来源,那么其经营就应该是成功的,显然在这一点上,截至目前,“国有资产”都是很成功的。所以尽管在微观层面,国有企业的问题层出不穷,但是宏观层面,统治阶层从未否定过“国有资产”的作用及其取得的成绩。

当然,可能会有人振振有词地反驳上述分析,并指出按照中国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国有资产法》明确说:国有资产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那么,好吧,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希望法律所说的是真的。那么,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来看看国有资产经营的核心问题又是什么呢?

首先,我不认为“所有者缺位”会是核心问题。在现代社会普遍基于社会分工基础上的生产组织方式方面,普遍存在所有者和经营者分离的现象,尤其是现代股份公司的发展更是说明了只要通过基于契约精神构建的公司治理结构,所有者在不到位的情况,经营者也完全可以搞好企业的经营。当然,和任何地方一样,肯定会存在委托代理成本,尤其是在当前我们这个社会普遍缺乏信托责任和公众公司文化的情况下,委托代理成本可能会比成熟经济体系下的要高,但只要通过不断完善基于契约和法制的公司治理结构建设,以及信托责任和公众公司文化的培育和建设,是可以不断降低这一问题的影响的。

其次,如果承认国有资产是属于全民所有的资产,那么当前牢牢占据着所有者位置的既非真正的所有者也非其合法代理人的组织可能会扮演了一些不恰当的角色,从而导致国有资产在经营中产生偏离经济意义上保值增值的路径。具体而言,国有资产的经营者——国有企业的管理层们普遍地面临着两种预期的选择:一种是基于市场条件下的企业经营预期(如世界各地的企业管理者一样,个人的前途和收益依赖于所经营企业的发展),而另外一种则是基于国有资产实际控制者——统治阶层提供的行政体系预期,在这个行政体系下,行政级别是个人前途和收益的核心,而行政级别的确定主要的不是依赖于所管理企业本身的经济意义上的发展。通常而言,由于市场体系下的预期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在面临行政体系的强大干预所额外附加的不确定性,而行政体系的预期则相对稳定、明确和可预期,其逻辑和规则也基本明确,那么在这样一种预期选择面前,绝大多数的国有企业管理者毫无疑问地会选择行政体系的发展。而行政体系的发展逻辑天然地会和基于市场竞争体系下的企业经济发展存在本质差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国有企业的经济意义上的发展的核心缺陷恐怕也就很明显了。

Previous article

人类之网视角下影响人类文明演进的进步性与反进步性因素

Next article

资本市场之市场化改革的多重阻力

Join the discuss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