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传言已久的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先生去职一事得以确证,分析评论者甚众,观点和评论自然也各持己见。但观之社交媒体言论,较普遍的是大多均认可郭先生在职17个月以来所推行的证监系统市场化改革为其标签,虽然时间甚短,但其新政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可能是长远的。不论对于高层关于相关人事任命有何揣测,但对于资本市场未来的市场化改革走向增加了预期的不确定性确是事实。

作为资本市场第一线的从业者,自郭先生上任证监会主席伊始,我即感同身受的认识到其新政的核心就是市场化改革,这一点后来可以从媒体各个专题所总结的其任职期间所密集推出的一系列的政策导向可以确认。在此期间,虽然对于证监系统出现的这些改革感到鼓舞,但是也一直以来对于上述市场化改革能否真正达到目标的彼岸而深感疑惑,概括而言,我觉得来自于下述三个层面的阻力甚难逾越:

微观层面市场化改革的阻力来自于市场各方参与者目前尚不具备市场化文化基础。正如之前在另一篇博文中所说:

由于市场缺乏公众公司文化这一基因,市场主体之间没有一个能够形成共识的核心理念,导致市场各参与主体基本上都以在规则框架下进行赌博式博弈为唯一功能,上市公司把从私人公司(Private Company)通过IPO上市变身公众公司(Public Company)理解为狭隘的圈钱,其上市后也仍然按照私人公司的模式进行经营而毫无公众公司概念,而无论是机构投资者或是散户投资者更是将上市公司视作赌博的筹码单纯博取短期投机性机会,中介机构包括投行从业者也只能是把自己局限于监管层的规则下被动地履行事务性职能而毫无创新和推动市场发展的能力。

事实上,上述针对公众公司文化的分析完全可以套用在市场化文化这个问题上,因为公众公司文化正是市场化文化在资本市场微观层面的一个具体体现。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的另外一个重要参与主体——政府同样也更多地将市场当作一个为其自身所拥有的国有企业提供融资的一个工具。而市场化文化中应有的如参与主体平等、信息公开透明、尊重规则和契约、信托责任以及整个系统的开放、自治等则一直未能成为各方的基本信念,在这样一种各方参与主体均以一种工具性思维、赌博式博弈为基本参与信念的环境下,本来非常清晰简单的市场化改革也就难以形成真正的共识。

中观层面来看阻力更来自于相关制度层面的缺失,其核心即是在制度层面缺乏对于私人财产的保护。没有这种制度基础,资本市场将无以形成市场化规则和文化体系,因为没有这种制度保护,市场的微观主体尤其是企业家群体就无以形成长远的预期、无以建立安全感,而没有预期和安全感,必然导致其难以形成对未来的希望以及因此而生的理念信仰,而没有信仰,则必然导致其行为的无底线,因此什么契约精神、信托责任自然也就不在其行为框架之内。目前以及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由于这种制度层面对于私人财产权的缺乏保护,将会是资本市场市场化改革的一个核心阻力之一。

当然,从社会体系和结构的角度来看,一般来讲微观和中观层面所存在的问题一定能够在其宏观或者是上层结构中找到根源。从这个角度来讲,市场化体系下一些基本特征如自下而上的规则和制度形成路径、对等和充分信息下的自主交易保护以及开放式证伪和纠错机制,似乎都与我们当前这个社会体制所奉行的集权和专制文化之间存在有巨大的鸿沟,在这个鸿沟没有消失以前,市场化改革注定只能被限制在一个上层结构可控的狭窄区域内有限推行。

作为一名被评价为“真正的、坚定的市场化改革者”,郭树清先生的去职被一些人解读为理想主义者的孤独和不成熟,似乎要为其打上悲情烙印。在我看来,这完全没有必要,也应该不符合事实,在今天这样一个许多语义被肆意歪曲解读的环境下,本来就不应该的贴标签行为如果再被粗暴地贴一个错误的标签,那便变成贴标签者的悲剧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