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回乡参加高中同学毕业二十周年聚会活动,期间应老师和同学们的要求做了一个简短的发言,概括而言,主要是就两个方面谈了我对基础教育的一些期望,简单整理一下如下:

尊重每一种个性,培养多样化的社会分子

诚然,基础教育近年来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其存在的弊端却也越来越突出。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应该和有限的财政投入与巨大的社会需求之间的矛盾有关,由于这样的矛盾关系,资源分配问题显性化,从而激励着几乎所有的基础教育机构和从业者以如何迎合掌握资源分配的权力部门的诉求为提供教育服务的唯一准绳,从而导致在教育产品和服务的设计方面基本以升学率为唯一标准,以至于培养出来的学生越来越同质化,且在应试教育的压力之下经过反复强化的标准训练导致思维的僵化而普遍失去独立思考能力。

而以我的观点来看,一个健康的社会需要的是非常多样化的社会分子来组成,只有这种多样化、差异化才有可能构建一个多姿多彩、充满想象力和机遇的美好社会环境,一如自然界正因为物种的多样性才如此美丽。虽然,在极权社会中,统治者出于统治利益的需要,往往通过宣传机器和意识形态垄断去尽可能地扼杀这种社会多样性,在这种情况下,教育往往充当着独裁者的工具而远离教育本身在人类社会中应有的功能,但是历史也已一再证明,这种状态终将被觉醒的大多数人的人性所终结,而教育也往往在这个历史变革中扮演积极的作用。

施行培养多样化的教育理念,则必须首先奉行对每一个受教育个体的尊重和平等对待。很难想象,如果具有某些特征的学生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受到歧视或者不公平对待,那么最终社会还能呈现出多样化之美。虽然,每个个体因为其自身的差异性而导致在学习能力、方法、态度和优缺点等方面大不相同,而教育服务提供者由于其个体的经验或喜好而对不同的学生个体会在情感上有不同的认知和体验,但教育服务提供者应避免将这种情感上的认知和体验带入教育行为中来,因为教育行为本身应该是基于一种职业上的契约关系而开展的,而这种契约关系本身是不允许、也不提供歧视性对待的任何合法性授权的。

为学生揭示知识之美

如果去访问一下正在接受基础教育的学生们对于正在学习的知识有何看法,得到的答案如不出意外的话估计主要有这么两种:有用和无用,这其中照这些年基础教育的现状来看估计是持无用论者更众(事实上,我自己在这次向老师和同学们的汇报中使用了“帮助不大”这个更为委婉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看法)。当然,不管是有用或者是无用,这更多是受教育者个体的一种个性化的感受,毕竟学校提供的基础教育只是个体成长中的一种学习途径,因此我想无论是持哪一种观点者都并不能断然评判基础教育本身的价值。但是,会不会有一种别样的答案呢?

回顾这几十年来自己的学习经历,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学校的基础教育阶段、以服务于工作和事业为主的专业学习阶段(既包括高等教育的专业教育,也包括离开学校后的自我专业性学习)以及近年来的一种自发性的通识性的纯粹知识性的阅读与体悟。这其中,第三阶段的学习范围很大程度上是和年轻时的学校基础教育是重合的,但是感受却是差异如此之大:学校基础教育阶段虽然成绩一直尚可,但内心所得甚少;而自发性的通识学习阶段无任何成绩只追求,但内心最大的感受是深深地体会到了知识之美。无论是物理、化学,还是数学、自然或是心理学、历史,一个公式,或者是一个理论模型、假象或学说,其中都强烈地散发着一种与人类感官能够感受到的各种美完全相同的知识之美,如舞蹈家的优美舞蹈,如运动家的完美运动,如歌唱家的优雅歌喉,如画家的精彩画作,如年轻女性的美丽脸庞,如盛开的五彩花朵…..,这其中的美竟然是如此的相通。

我很遗憾在年幼时有那么多的学习时间和条件,但是却一点都没有在基础教育阶段体会到这种知识之美,导致直到人到中年才回过头去学习这些基础知识。当然,我想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也是多方面,比如:

  1. 人生的不同阶段对于知识的感悟能力不同。人在年幼时限于经验的缺乏和观察能力较弱,更多的时候是在接受知识,而疏于理解众多的知识及其背后的联系;而年长一些后则具备了对知识更进一步理解、疑问乃至创造性联系的能力。
  2. 教育服务提供者设定的教育目标的不同。有人会坚持认为基础教育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灌输,囫囵吞枣先吃下去再说。但是如同一个同时打开了进水口和出水口的蓄水池,蓄水的目标并不总是能够如愿。
  3. 在我看来,或许是最重要的原因是以标准答案和应试成绩为核心目标的基础教育理念是有问题的。在基础教育阶段,学生总是被各种强制性的标准答案教育的“心无旁骛”,且不说书本和老师给出的标准答案是否真的正确,光是这种武断的行为本身就足以打消许多学生独立思考的念头。于是乎,机械式地记忆标准答案成为了基础教育阶段师生最大的时间投入,哪还有什么时间去体会知识背后的产生背景、归纳过程、约束条件、适用范围、缺陷、与其他学科知识的联系等等,而这些往往正是发现知识之美的途径。

以我今天的认识水平而言,我认为的知识之美正在于知识的那种未知性、没有标准答案的开放性,而这也正是与当今基础教育阶段所侧重的以标准答案为核心的应试教育之间是有很大分歧的。尤其是在这种教育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教育工作者,大多数可能自身终身也未能真正体会自己所传授的知识之美,遑论引领学生去发现知识之美呢。

但是,我一直在想,如果在我的基础教育阶段,我的老师们能够为我打开这么一扇发现知识之美的窗户,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希望在不远的将来,以一种为学生揭示知识之美的通识教育能够成为我们的基础教育阶段的一种理念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