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个即使偶尔思考的人来说,存在的问题恐怕永远都是一个逃不过去但又无从逾越的概念,以至于自古以来思想领域往往将存在的问题看作是一个普遍的、不可定义的以及不证自明的概念。哲学、物理学、生物学、宗教等等各个学科都从自己的领域经常触及这个话题的各种边缘,但是其核心似乎一直很神秘。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思考这么一个似乎是无需涉及的话题呢?讨论这么一个概念的意义又何在?在我看来,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和回答很大程度上决定和影响着每一个个体在其一生所处的物理和意识时空里面对自身生命的意义的认识及其采取的生活态度和各种观念的形成。当然,我们这里暂先不论存在是一种客观存在还只是一种意识的幻像这么个有争议的问题。

把存在与时间联系在一起,纯粹是一种思想的直觉。存在是有,是一种状态,而时间则是一种度量,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领域,然而直觉告诉我们,离开时间,我们无从去阐述存在;抛开存在,则无以度量时间。我想,或许存在就是和时间是一种等价的概念,是一个事物的两个维度,就像爱因斯坦所指出的那样,引力也可以被视作一种几何形态。两个不同范畴的概念在更高的维度进行统一,这是理论家们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理想,即使纯粹从美学的角度来看,这种统一也是非常有意义的。马丁·海德格尔先生有一本名著就叫《存在与时间》,内容与文字都极为艰涩,然而其在开篇中所提到的方法论明确指出:对存在问题的理解和领悟是通过已时间为视野、对时间问题的阐述来达到的,让我平添了一分惊喜,虽然这可能是完全不同层面的表述。

那么时间又是什么呢?通常我们会说时间是一种对于变化的度量,这里就涉及到几个概念,一个是变化,一个是度量。变化涉及到客体的状态改变,而度量则涉及到一个加以观测的主体,也即是生命或意识。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在一个封闭的热力学系统中,系统的熵是不断增加(或者不变,但不会减少)的,也就是系统只会朝着无序的方向去,而断不会变的更有序。这里的熵一定程度上即可以理解为秩序。在一个热力学系统中应该是既包括客体也包括观测的主体的,那么按照熵增定律,似乎观测者是无法观测到客体的变化的,除非观测者自身存在着某种逆熵增(负熵)的属性,也即负熵(序)=时间。是的,这个恐怕就是生命本身的定义,生命作为一种存在的来源,即生命是一种负熵现象,是一种对立于无序的有序(秩序)。从而,我们可以说生命的本能就是寻求并保有一种秩序,虽然最终是徒劳的(为什么生命是有限的),秩序定义了生命和生命的存在,也即是有。

生命这么独特于系统中的其他部分,只能存在于其独特的生命过程:生命体的生物化学过程,通过新陈代谢,生命体主动与环境交换物质和能量,从而摄取或者创造负熵。这很大程度上解答了生命过程中在能量守恒的情况下物质与能量频繁转换这么看似没有意义的行为的意义。

概括一下上述,存在等价于时间,时间等价于序(负熵)。那么可见序对于存在的重大意义,即秩序是存在的本能、一种极大的诱惑!用以观察人类社会和每个个体,这种本能和诱惑无处不在,伦理学角度,我们似乎将这个定义为美。就个体而言,棱角分明的五官、曼妙婀娜的身材、剪裁得体的穿着、精心编排的舞姿、条理清晰的陈词、精心创作的艺术品等等都是对于序的追求的本能反应,而在社会层面,各种意识形态、国家等社会政治组织、各种公共艺术形式、家庭与婚姻结构、法律与道德规范等等也不例外。这其中,个人的理想主义和社会的极权主义毫无疑问都是极具诱惑力的一种,因为他们都能够给生命体的存在带来一种关于秩序的乌托邦幻像,这种诱惑亘古至今从未消失,既赋予了生命以存在,同时也给生命带来无尽的磨难。

电影星球大战中,银河帝国的继任者称作“First Order”还是很有道理的。

1 个评论

  1.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个理工金融大鳄对本源的思考,一个新教主的产生。意识是一种存在,会学习,会分离,时不时与生命体进行结合与分离,如软件安于电脑,不停地卸载安装,淘汰硬件可谓肉身之死亡,升级重装软件谓之为转世,数据储存与软件之分离,惟源代码之魂可不变,01010101.转世抹去记忆如同格式化硬盘之重装。其实人无非也是意识与生物结合的方式之一,与狗猫鱼虫鸟兽无异!

    双畅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