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腐败是近期在国内企业IPO过程中所出现的一个热门名词和现象,大意是指某些具有一定特殊背景和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比如企业保荐机构中的一些关键人物,或者是在有关行政主管或监管机构中拥有深厚和神秘关系的人物等)在临近企业发行上市前夕以较低的投资成本突击入股,然后短期内在企业上市以后获取高额回报的一种行为。一般普遍认为在这个交易过程中存在一个隐性的利益交换,即拟上市企业通过赋予这些“投资人”短期内赚取高额财富机会的同时,是为了获得某种对自己有价值的东西。

这看起来是一桩公平的交易,有付出有回报,而为什么市场却称之为“腐败”呢?乃是因为这些“投资人”所用以交换的东西大体多跟权力有关,是可以帮助拟上市企业突破现有规则和制度从而取得超额利益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本来属于社会公共资源领域的范畴,现在被个别人用以谋取私利,当然可以称之为腐败了。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种行为确实和政治腐败具有异曲同工之处。政治腐败来自于权力的绝对垄断,而PE腐败则同样来自于IPO发行审核体系中的权力和管制,在经济领域中,我们通常把这种行为称之为“寻租”行为。

寻租理论指出,在经济行为中,因为政府运用行政权利对企业和个人的经济活动进行干预和管制,妨碍了市场竞争的作用,从而创造了少数有特权者取得超额收入的机会。根据美国经济学家布坎南和克鲁格的论述,这种超额收入被称为“租金”,谋求这种权力以获得超额收入的活动,被称作“寻租活动”,俗称“寻租”。租金产生的根源来自对该种生产要素的需求提高而供给却因种种因素难于增加而产生的差价,通常是指因为政府的干预和管制抑制了竞争,扩大了供求差额,从而形成的差价收入。

而在我们现行的IPO发行审核核准体制下,政府通过行政权力对企业发行上市进行了严格的管制,这种管制客观上造成了资本市场的供求矛盾,从而形成了非上市企业股权和上市企业股权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差价。这种巨大的价差的积极作用在于为PE行业提供了一个历史性的难得的发展机遇,短期内几乎不承担什么风险就可以获得几十倍几百倍的回报的巨大财富效应带动了PE行业的爆发性增长,而这在成熟市场基本是不可思议的。这些PE们是幸运的,他们在投资的时候参照国际市场的估值和定价基准,但是他们在退出的时候却在享受中国特色市场所赋予的差额租金。

但是这种“租金”的存在的弊端却也是不容置疑的,对于PE行业来说,这种“风大的时候猪也能在天上飞”的环境可能让人忽略了其本来应该具有的价值发现和价值创造的生存技能,当风小下来的时候,可能会摔的很惨。而对于投行行业来说,一方面会极大地削弱整个行业及其从业人员的独立思考能力,另一方面则几乎无可避免地将所有人拉到了道德风险的边缘,只要轻轻一抬腿就可以快乐地迈过去,而最终则是使得这个行业和职业成为一个既无法自尊也无法获得他人尊重的一个杯具领域。

寻租行为对于个体来说是寻求个人利益或价值最大化的一个过程,但对于整个社会而言,虽然个人竭尽其能通过寻租使其个体价值最大化,但却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和损耗,而没有形成社会剩余。然而正如经济学理论所指出,任何个人或团体都会在市场中寻求利益最大化,只要寻租收益大于寻租成本,即寻租的净收益大于零,这个行为对个人或小的利益团体就是 有利的,因此这种寻租行为就不会停止。因此,消除寻租行为不能寄希望于个人的道德自律,而必须从寻租行为根本性原因出发,逐步降低行政权力对于IPO市场的管制,让市场的各个主体都能够回到其应有的轨道上,理性竞争和博弈,最终趋向于均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