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顶层设计”似乎成为了一个流行词了,在社会和政治领域被频繁提及,这方面暂且不论。但在资本市场领域,伴随着市场的低迷和管理层的变化,一股对资本市场进行顶层设计的呼声和行动似乎也开始引人耳目,本人对此略有不同意见,且简单做个阐述。

呼吁对资本市场进行顶层设计,犹如人类社会政治领域长期以来都存在着的一些历史主义者们美好愿望的产物:乌托邦工程。然而历史已经证明,一切乌托邦工程都是反科学的,虽然那些乌托邦工程师一般都并非是邪恶的野心家或者阴谋家,但是这一工程的实践最终会造成广泛的危害。其反科学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乌托邦工程师们出于对其长远目标绝对性和正义性的坚持,会导致其以“为了达到合理的目标,可以不择手段”为信条;
第二、出于对最终目标的狂热和非理性,会导致乌托邦工程师们排除目标的具体性和可变性,从而在实现目标的过程遇到新的问题和事实时,为了维护最终目标,从而导致对不同意见者的打击和迫害;
第三、乌托邦工程师们那种坚信只有改变整体结构才能改变具体和个别社会状况的总体主义,必然导致一揽子计划、集权和专制,在社会领域形成新的不平等和奴役,从而违背了设计者们的初衷。

正如在科学领域,科学的大厦从来都不是来自于顶层设计,即使伟大如牛顿、爱因斯坦,其构建的科学理论也只是科学大厦的一个组成部分,并且也都在不断发展的科学实践中不断接受检验和证伪,从来也不是凌驾于科学之上的顶层设计。从这个角度来说,一切的科学理论都只能是猜测和假设,不会被证实,但随时会被证伪。所以科学的改革不应该是寻求一种一劳永逸的顶层设计,而应该是允许并鼓励系统的微观主体不断去试错和证伪的过程,必须承认微观主体具有这种权利(而不是常见的说法“赋予”他们这些权利)。

在当下的这个自上而下建立起来的国内资本市场来说,由于微观主体普遍缺乏批判理性精神,从而表现出一种近似蒙昧的状态,这种时候,由于处于体系顶端的往往是精英人物从而形成精英治理的格局,更加容易导致整个市场走向“顶层设计”的误区。这种趋向通常有两种发端:一是来自于精英层,往往表现为对市场主体的失望从而发出诸如“我们再不出手,你们就会怎么怎么样”的想法;二是来自于底层的奴性或者惰性,一切指望上面发号施令。

有鉴于此,我对当下资本市场改革的提出了建设“开放资本社会”的想法,这个概念可以说是“开放社会”哲学理念在资本市场领域的具体应用,是一个基于借鉴的创造。其核心是鼓励市场微观主体由蒙昧走向批判理性,允许对理论和系统进行证伪,监管和执法系统应担负其确认证伪结果的责任,从而基于证伪的结果改进我们的知识、理论和制度体系,这绝不是一个视图一劳永逸的“顶层设计”工程。

这个概念的形成最早大概可以追溯到10年前建设这个网站开始,是这些年对资本市场观察和思考的一个概括和抽象,始于初始阶段对金融职业伦理的思考,中间曾经着重于可持续的生态资本市场体系,最终,这几年对于波普尔开放社会哲学的深度认同,让我找到了一个最合适概括自己思考的这个概念,是为“开放资本社会”。

对于当下的市场而言,要采纳这种“开放资本社会”的改革观念,至少有两个理念应该得到市场广泛的认可:

一、各方能够以批判理性主义的态度,接受证伪的结果,从而改进市场理论和体系。而什么是批判理性主义?用波普尔的话来说,其精髓是不迷信、不盲从的批判和探索精神,“是一种愿意听取批判性论证和在经验中学习的态度。它基本上是这样一种态度,即承认‘我可能错,你可能对,通过努力,我们可以更接近于真理’。”这一点对于我们目前这个市场中威权和权威盛行的现状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任何一个威权治理的体系内,理性主义往往都是另类,其受到的挑战不仅来自于权威,更多地则是来自于威权下的蒙昧者和奉行成王败寇哲学的投机者;

二、突破目前主流文化中实、伪不分的实用哲学,建立起可行的证伪体系。毋庸置疑,目前任何一个社会系统中,真与假之间几乎没有明确的界限,是真是假完全取决于持话语权者的需要,这也是造成当下信任缺失的一个核心原因。尤其是在资本市场这种社会系统领域,不像是更为客观的科学领域,“证伪”本身就往往非常困难,即使在当下的执法体系中已经比较明确的诸多如欺诈、操纵行为,往往也都在事发后并不会受到真正公平的裁定和惩罚,从而也就是说这些本来是“伪”的东西却没有被我们这个社会“证伪”,因此资本市场这个系统和理论从而也就不会在证伪的基础上进化,错误得以保留,市场只能原地踏步。

1 个评论

  1. 通告:热力学第二定律与开放社会 | 魏德俊的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