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实的生活或工作中,经验毫无疑问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智力资产,在资本市场中提供服务的金融机构在推介自己的业务以获取客户的过程中,富有某方面的经验往往是必须的前提;企业在招聘过程中,对求职者附加在某某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这样的要求更是几乎必不可少,而应聘者要想打动面试官,丰富的经验也毋庸置疑是杀手锏。在生活中,“吃一堑、长一智”更是对经验的价值做出了精辟的描述。所以一般意义上的经验及其作用是没有什么需要进一步探讨的,而我在这里试图讨论的则是某种在特定领域、特定背景下的,特定类型的经验及其作用。

经验主义VS理性主义

从方法论的角度而言,对于人类如何获得知识或者说知识来源基本包括两种观点:经验主义认为人类的想法来源于经验,所以知识可能除了数学以外主要来源于经验。经验主义者认为理论应建立于对于事物的观察,而不是直觉或迷信,通过实验研究而后进行理论归纳优于单纯的逻辑推理。而与之相对应的理性主义则是建立在承认人的理性可以作为知识来源的理论基础上的另一种哲学方法,其认为人类的理性高于并独立于感官感知。理性主义者所称的理性是指能够识别、判断、评估实际理由以及使人的行为符合特定目的等方面的智能,理性通过论点与具有说服力的论据发现真理,通过符合逻辑的推理而非依靠表象而获得结论,以及意见和行动的理由。典型的理性主义者认为,人类首先本能地掌握一些基本原则,如几何法则,随后可以依据这些推理出其余知识。

经验主义的方法论在科学发展史上有重要的地位,因为其强调的实验和归纳直到今天仍然是自然科学研究方法的基础,其对人类知识的科学性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帮助人类走出了最初依靠直觉和迷信来认识世界的局限性。然后,随着科学的发展,经验主义的局限性也越发突出,诸如量子力学的一些理论已经证明了经验主义的不可靠性:经验主义不具有发现违反直觉的科学规律的能力以及对理论进行更改以适合这些规律的能力。依托于实验和归纳法,经验主义者容易陷入归纳出绝对真理的误区,一旦一个相反的实验结果被发现,则从理论上而言原有的经验主义真理已经被否定,但是经验主义者在这种情况下会更倾向于寻找各种借口来维护其经验主义真理的正当性,从而阻碍了人类知识的进步。

从上述角度而言,理性主义则具更具有比较优势,尤其是以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在证伪理论体系中所提出的批判理性主义,通过建立假设并进行推理,然后接受事实的检验和证伪,再进一步改进假设的逻辑路径,人们可以更接近于掌握更科学的知识。当然,理性主义如果走入唯理主义的误区领域,也将给人类科学知识的发展带来阻碍。所谓唯理主义是一种过分强调理性的社会科学流派,认为存在绝对的理性,这一点和批判理性主义所承认的有限度的理性是不同的,因此唯理主义容易导致反科学的乌托邦。譬如哈耶克就认为计划经济就是一种典型的唯理主义结论,因为计划经济基于的假设是认为人们可以获知如总需求的具体数值,计算出精确的社会总供给,从而编制生产计划,废除市场、实行计划经济,这被他称之为一种“致命的自负”。

教条式经验主义的反科学性及其危害

通过上述的分析可见,对应于方法论中的归纳法的经验在人类科学知识积累过程中扮演了积极的正面角色,但上升到一种绝对真理倾向的经验主义则具有反科学性,尤其是教条式的经验主义。所谓教条,大概是指针对需要解决的问题,不实事求是,不研究事物的变化和发展,而是照搬过去或者权威的理论或者经验,通常导致用错误的方法得到错误的结果,但为了维护教条,却罔顾事实,篡改或者歪曲现象,客观上阻碍事物的进步。

教条式经验主义的根本缺陷在于忽略了客观事物的变化,但在某种特殊环境下,还存在一种危害更大的类别,就是当某个系统或体系处于某种错特殊的发展阶段时,由于特定的原因,系统本身的规则就是错误的,这个时候经验主义者积累起来的经验本身就是错误的,再用这些经验去指导具体问题,则只能是错上加错,尤其是当系统本身由于其不稳定性处于快速变革时,系统在不断纠正自己,这个时候经验主义者们奉行的错误的经验则危害尤其大矣!

联系到我们的资本市场来说,客观而言,这个自上而下建立起来的市场充分学习了很多发达市场的规则,具有其先进性。但是从仅仅20年的历史角度来看,自下而上的市场主体意识、规则和能力体系则远远未形成,因此在这过去的20年中,很多领域尤其是投行业务领域,常常是错误的经验一再被奉行,罔顾企业的个性和实际情况,将上市公司以及众多从业者向错误的方向引领,微观上导致很多上市公司造假、投资者追捧投机以及从业者江湖化,而宏观上则不能充分发挥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形成社会资源的严重浪费。

另外,对于个体而言,教条式经验主义的根本危害则在于其使得从业者主动放弃思考和分析能力的提升,沾沾自喜于所谓经验的丰富,而不顾一者这项工作需要处理大量复杂的,也经常是新鲜的问题,二者这项业务所处的环境正处于快速变化转型的客观事实,从而丧失了提高和进步的基础。我也曾亲历过一些基础很好的年轻从业者,在加入这个江湖之后受经验主义之害,在业务上不进反退,深感可惜!

一点重申和忠告

正如09年在一篇日志“国内保荐行业的“经验模式”及其害”中通过引用深交所的研究报告所言,我始终认为国内资本市场目前所处于这个新兴加转轨的特殊阶段中,保荐业务领域中经验主义尤其是那些错误的经验危害甚大!我愿意在这里重复大概2年前在公司内部与同事们的会议中所主张的一点原则,即希望从业者们在执业时能够“尊重事实、尊重常识、尊重企业家精神”,忘掉一些所谓的“经验”,以一种批判理性精神来对待我们面对的每一个问题,以此共勉!

1 个评论

  1. 通告:我的团队管理哲学与文化 | 魏德俊的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