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借壳方以股份方式承诺对上市公司进行业绩补偿将终结重组套利

一位同事发来邮件,提醒我证监会上市部针对上市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发布了一些新的解释规定(见证监会网站)。这些以问答形式出现的解释主要针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一般都表现为大家俗称的“借壳上市”)过程中有关流程、申报材料以及信息披露等既有规定中的一些常见问题,对上市公司开展相关业务具有非常明确的指导作用。

引起我重点注意的则是8月2日公布的这一系列问答中的一条“重组方以股份方式对上市公司进行业绩补偿,通Read the rest

境内上市公司分拆子公司上市已获允许

虽然相关证券法规并未明文规定,但在实践中监管部门之前一直未允许境内上市公司分拆子公司在境内上市(分拆子公司到境外上市倒是有章可循),客观来讲恐怕主要跟国内证券市场目前所处的阶段以及上市公司本身所处的发展阶段是有关系,在目前的这种不太成熟的市场环境下,分拆上市搞得不好就变成了所谓“二次圈钱”了。不但分拆上市一直受到谨慎对待,顺带连曾经由上市公司控股的资产如果要上市也是要在审核的时候额外备受关注,立立… Read the rest

Google事件:统计的角度

看到小昭的日志中写了一篇GOOGLE事件:股东的角度,也凑个热闹,从统计的角度来看一下。

根据统计机构 StatCounter 的统计,Google发布公告当日(23)日中国大陆地区进行的搜索引擎流量统计显示,谷歌(Google)首次超越了百度,以微弱优势再次短暂跃升为大陆网民访问最多的搜索引擎。

下图为自今年1月谷歌宣布可能推出中国以来一直在监测中国大陆的搜索引擎流量比较。通过下面的统计图表我们可以… Read the rest

读《社会科学报》的失望与成熟论

去年末的时候拜访一位学者朋友,从他那里借了些社科类的著作,以满足自己对这一陌生领域逐渐浓厚的兴趣,朋友顺便赠送了我一份《社会科学报》订阅单。直到最近,才从书堆中找到这份单子,高兴地跑去邮局订阅,抱着期待的心情,等来了第一期报纸,于是带上它在上周末出差的飞机上阅读(说起来,飞机上的时间是我近年来觉得最有效率的阅读时间,尤其是那种2个小时左右的行程)。

然而当我展开这份薄薄的仅有八个版面的大报时,心里已… Read the rest

向勇敢的人们致敬

这句话的结论并不是我一时突发奇想新的发明,所以并没有什么新意。事实上,在人们普遍接受的人类知识和价值体系中,勇敢的人应该受到敬重这一条早就写就。然而,具体到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不同人生阶段,并非流于形式而能够由衷地感受和体会到这一点的也许并不十分普遍。

对于什么是勇敢这个命题,虽然看似简单,但实际上也存在不同角度的解释,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于勇敢的身体力行。在大多数的解释里面,认为勇敢就是有… Read the rest

国内CRO行业的现状与发展趋势

近期在从事一个CRO企业项目,作为一种新兴的服务外包业务,目前在全球的医药研发领域正迅速发展。九月七日,中国人民银行、商务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等六部委联合发文,明确提出“支持符合条件的服务外包企业境内外上市。加大对服务外包企业的上市辅导力度,力争支持一批有实力、发展前景好、就业能力强的服务外包企业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融资,提升我国服务外包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可以预见未来国内的资本市场… Read the rest

国内保荐行业的“经验模式”及其害

对于国内资本市场的发行市场所存在根本性功能错位,相信无论是业内还是业外都深有体会。套用几句不那么严谨的俗语来总结也颇为恰当,那就是:证监会在做投行做的事,投行在做会计师和律师的事,会计师和律师在做企业财务部和法务部做的事,而企业财务和法务在做什么呢?当然是在做爱做的事!

在这种体系格局下,国内的保荐机构自然选择了一种最富效率的业务模式,并以此作为选择、辅导和保荐拟上市公司的指导原则和实务指南。至于这… Read the rest

最新热门职业资格:注册金融风水分析师(CFFA)

近日台湾一份报纸对金融界近来出现的一种现象进行了总结,指出在经历金融危机后,很多投资人宁愿听信风水师,也不再相信金融分析师,金融界只好想尽办法和“风水”沾上边,希望借此提升业绩。 譬如里昂公司重新发布风水指数和风水投资指南(注:里昂的风水报告华尔街社区有下载,地址在这里并且相当受投资者欢迎;中银国际能源分析师(也是公司的风水师)罗伦斯•刘更是在最近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有人或许认为,古老的迷信无法… Read the rest

管理是目的还是服务?

这是一篇写于四年多以前的短文,正式载于此以便留存。

关于管理工作的本质是什么,恐怕是见仁见智了。但在我看来,其中应该很重要的一部分应该是服务,也即是通过管理者掌握的一定管理技术以及组织赋予的权力来服务你的员工,并通过你的员工来服务你的客户,让客户感受到价值的创造。

而对于服务来说,最重要的恐怕就是责任了,而不是服务的技巧。所以话题也就延伸到管理者的责任上面去了。谈到管理者的责任,恐怕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当… Read the rest

我为什么反对阴谋论?

这不是一篇试图论证阴谋论者的言论是否如实存在的文章,因为既然阴谋论者已经明白了说这是阴谋论那就明摆了告诉你他的结论是很难证伪的了:阴谋只是极个别人操纵,而要么这些人已经离世,即然在世,也断不会将自己的“阴谋”公之于众,否则也不能称之为阴谋了。

在我看来,阴谋论的危害之处在于其背后隐含的一个假设:那就是这个世界上一小部分人或某个群体是天然优越于其他人群的,由于这种优越性使得其可以将整个世界或其某个部分… Read the rest